• 售前

  • 售后

学长亲述|90岁入会,为爱国报国的愿望划上圆满的句号

0
回复
276
查看
[复制链接]

62

主题

62

帖子

1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6
留俄学生总会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3-6 10:47:32 |阅读模式
我会最年长的“新会员”

2021年2月24日,是何文俊学长90岁生日,这一天,也是他正式申请加入上海市欧美同学会的日子。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特地邀请了我会副会长、留苏分会会长熊健学长以及几位留苏学长参加他的寿席。席间,熊健学长亲自为他送上入会申请表,何学长当场填表入会。



我会副会长、留苏分会会长熊健(右1)为何文俊学长贺寿


26日,何文俊学长的入会申请表送到了我会。在入会介绍人熊健学长的见证下,按照我会章程和入会程序,我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朱玲玲郑重地签字批准了这份入会申请。

在元宵佳节、阖家团圆的这一天,90岁的何文俊学长正式加入了同学会的大家庭。

90岁入会,创造了我会最年长申请入会会员的记录。何文俊学长说:“周边的很多留苏同学都知道欧美同学会,加入欧美同学会组织,终于让爱国报国的愿望划上圆满的句号。”


入会介绍人熊健学长,我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朱玲玲在入会申请表上签字


何文俊

男,1932年3月24日出生于上海,1950年参军,1952年10月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通信工程学院无线电机务工程专业,随即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坦克指挥部电台修理技师。抗美援朝战争中,共获得三次三等功、一次二等功。1956年8月被选派到北京外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习。1957年10月到苏联列宁格勒仪表厂留学实习,1958年学成回国。


今天让我们通过何文俊学长的自述,走近这位最年长的“新会员”,一起感受他的爱国报国初心。


1950年,我在上海市中华职业学校(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创办于1918年,由中国职业教育先驱黄炎培先生亲手创办)机械系读二年级,是学生会通讯组长。抗美援朝开始后,我报名参军,1950年12月被批准入伍,进入解放军第四高级通信干校(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通信工程学院)无线电机务工程专业学习。1952年10月毕业后,立即奔赴朝鲜战场。

1

亲历上甘岭战役和金城反击战

我被分配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坦克指挥部,任电台修理排排长、机务员,后来是电台修理技师,负责修理坦克、自行火炮的电台和各级指挥所的电台。

上甘岭是一个小山头,前面是一片开阔地。1953年3月,我刚上阵地时,满山遍野都是枫树、松树,战斗激烈时,敌人平均每昼夜向我方阵地发射7万发炮弹,山头被削平了2-3米。到了5月份,满山的枫树连木屑也找不到了。战斗惨烈程度比电影《英雄儿女》中看到的场面还要惨。我一辈子忘不了,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上甘岭的三片红枫叶。

1953年6月,志愿军坦克二师参加上甘岭地区反击作战。在敌人地毯式轰炸和炮击后,四分子一的车辆遭到不同程度损坏,很多坦克天线被打断,无线电台损坏。我们到阵地后,把携带的备用电台全部换上还远远不够,只能就地抢修。当时带去的焊剂和喉头送话器也都全部用尽,再回去拿时间根本不允许,我急中生智,用松树油(朝鲜山上到处是松树)代替助焊剂焊接,把干电池的精棒粉碎了,当送话器的碳精粉使用,我们坐在地上,用两条腿当修理台,把送话器放在腿上修理,经过一整晚的奋战,终于全部修复。这次我荣立了三等功。


抗美援朝时期的何文俊,时年21岁。


1953年7月,在金城反击战中,我军存放通信器材设备的坑道仓库遭到敌机几百架次的轮番轰炸和炮火打击。我和战友们一起,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将坑道内的所有电台和器材抢救到安全地点。在硝烟弥漫和尘土飞扬中,我看到坑道边躺着一个被烟火熏晕的战友,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劲儿,硬是把这位身高2.2米的邹明宽战友拖到了安全地方。我自己只有1.6米。事后,我荣立了二等功。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议签定。持续三年的朝鲜战争终于以中朝人民的胜利和美帝国主义的失败而宣告结束。

得知停战了,我们那个高兴啊:这意味着基本上不会再有战友牺牲了!大家欢呼雀跃,谁也不想睡觉,一直欢乐到天亮。

停战之后,我们志愿军转入帮助朝鲜人民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施工。


2

留学苏联的最幸福的时刻

1956年8月,我接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勇士部(15军的代号)政治部的通知,到北京外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习俄语,仍是志愿军军人。当时在留苏预备部里学习的有几十名军人。

经过一年多的学习,我们毕业了。

1957年深秋季节,数百名留苏学生乘坐北京到莫斯科的国际列车,奔驰在西伯利亚的原野上,途中,迎来了苏联十月革命40周年纪念日。

11月中旬,我们到达莫斯科,这里只是集中点,我们等待分配到苏联各地的学校。

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留学生管理司司长李涛同志对我们说:“你们暂时不要走了,莫斯科正在举行全世界各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毛主席在莫斯科,可能要接见你们。”

我高兴极了:能够在莫斯科见到毛主席,这是我感觉最最幸福的事。

就在我们刚刚到达莫斯科的第一个星期天,大使馆通知我们到莫斯科大学大礼堂集会。

莫斯科大学位于莫斯科市郊的列宁山上,莫斯科大学大礼堂可容纳近万名听众。我们解放军被安排坐在最前面几排。我坐在第三排中间。本来我们可以坐到第一排,但是我们谦让,把第一排的位置让给那些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兵们。

毛主席的讲话亲切和蔼,风趣幽默。台上台下,有问有答,其乐融融,大厅内充满了欢声笑语。

毛主席还特别走下主席台,与我们前几排的解放军留学生一一握手。毛主席对我们说:“你们这些军队干部将来要挑起大梁!”当毛主席握住我的手时候,我激动的啊,流下了眼泪,一个劲儿地喊:“毛主席万岁!”

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让我铭记终生。那时候我25岁。毛主席 “世界是你们的”的殷切希望一直激励着我。

毛主席接见后,我被分配到苏联列宁格勒仪表厂实习(当时部队来的留学生直接安排到苏联工厂实习,高中毕业的留学生被分配到各大学学习)。1958年,我学成回国,被分配到成都715厂工作,后担任副厂长、总工程师。



1957年11月17日,毛主席在莫斯科大学礼堂接见中国留苏学生代表,何文俊位于右侧第三排中间(戴眼镜者)


无论是奔赴朝鲜战场还是留苏学习,何文俊学长都努力地发光发热,保持着自己的赤诚之心。尽管已是耄耋之年,何文俊学长仍身体健朗,思维敏捷,仍然不断追求思想和行动上的进步,这份执着的坚守感人至深。

(何文俊 口述,王利亚 采访整理)


转载自:上海市欧美同学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分享
推广
火星云矿 | 预约S19Pro,享500抵100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星点区块网定位于全球区块链资讯情报站,集区块链行业新闻、资讯、行情、数据、百科、社区等一站式区块链产业信息服务平台,我们追求及时、全面、专业、准确的资讯与数据,致力于为区块链创业者以及数字货币投资者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服务。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商务合作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 星点互联设计
  • 辽ICP备18002729号 | 营业执照 | |星点互联科技有限公司|鲁ICP备19001237号-21|鲁公网安备 4236902302000354号